两三年前,我在报纸上读到一则小小的新闻,是说墨尔本郊区西南边Tarneit地方有个叫做安东尼(Anthony Sherna)的丈夫,因为同居18年的老婆把他当作孩子般疼爱的狗吵醒,而杀了妻子苏珊(Susanne Wild)的社会案件。

这个叫做安东尼的42岁男人,每天晚上会把心爱的狗狗当作小婴孩般,摇到睡着,结果因为53岁的妻子为了一张手机帐单,气沖沖前来跟正在哄狗儿子哈宝睡觉的丈夫理论;吓醒了哈宝,安东尼盛怒之下,先把狗放到洗衣房的狗床上后,回房间抽起睡袍的腰带,勒死苏珊,丈夫接着若无其事地到附近Werribee镇上他固定去玩扑克机台的Plaza Tavern酒吧,待了4个小时以后,又去嫖了妓才回家睡觉。

过了两天后,苏珊的尸体开始发臭,安东尼才用床单把尸体用绳子跟塑胶袋绑一绑,先把狗儿子哈宝送到狗狗专用的度假旅馆去,然后回家在自家的后院里挖洞埋尸,还在尸体上面种了一排树。这桩案件,听起来无论如何都是这个小妻子11岁的丈夫罪该万死,可是帮安东尼辩护的女律师,却辩称被告之所以会这幺做,是因为长期不堪苏珊的精神虐待。

18年来无论安东尼做甚幺,苏珊都看不顺眼,动不动就叫他「软弱的小王八蛋」,安东尼以前的同事也作证说,苏珊不准安东尼下班以后跟朋友相处,他还因此遭受不少同事的嘲笑。

这对夫妇没有朋友,也从来不跟邻居往来,不曾外出度假,甚至连上餐馆吃饭都没有,可以说过着完全孤立的生活,如果有人敲门或按门铃,苏珊规定他们要假装不在家、不准应门,不仅如此,安东尼做两份工作挣钱,但是钱全数得交给苏珊管。

苏珊每天严格限制安东尼只能抽12根香菸,不准老公进家里的特定区域,甚至不可以用家里的厕所,规定他只能在办公室或购物中心的公厕,用完厕所以后再回家,还不准安东尼跟家人透露住家的地址,但苏珊喝醉的时候,却会打到安东尼妈妈家大吵大闹,甚至半夜打骚扰电话,每天上班时间也会打好几次到办公室电话查勤,还老是怀疑他有外遇。

安东尼说他因此都很怕下班回家,弄得他屡屡萌生轻生念头,他们分房而居—苏珊睡主卧室大床,安东尼睡小客房的行军床,十八年来苏珊甚至不肯跟安东尼合照!安东尼说即使这样,他也不敢离开苏珊,因为苏珊威胁说她的哥哥还有前夫都是警察,安东尼怕万一离开苏珊,她就会对他家人,尤其是高堂老母不利。

法官最后判了安东尼18年牢刑,讽刺的是,跟他18年形同囚禁的同居生活,正好一样。我不禁想到缅甸语「ein htaung chya(婚姻)」这三个字,直译就是「掉入家的牢笼」,在这个故事里是多幺贴切啊!

听完这个故事以后,相信所有爱狗的人,自豪家教甚严的妻子,个性软弱的丈夫,手机费太高的,没甚幺朋友的,老妻,少夫,抽菸的,喜欢打电话查勤的,家里有人当警察的,分房睡的,爱骂丈夫废物的,限制家人用完厕所沖水的,住太偏远求救邻居听不到的,枕边人的睡袍有腰带的,今天恐怕都睡不着觉了。

还有谁敢说他的婚姻问题很严重的?